35岁以下创意人:高古奇,梵几创始人

2017-05-09 18:06:40 admin 3

“我是东北辽宁人。我家的位置比较特别,它是一个非常小的城镇,往外开10分钟就是农村,有山有水。往城里再开一点就到城里。它结合了自然环境与城市生活,不完全是乡镇或农村,也不完全是城市。在我成长过程中,比如说上小学的时候,我下课之后就跑到河边抓鱼去了,也经常每个周末去城里转转。”


10.3.jpg

渴望好设计

Be eager for good design

“我从小对设计都有一种渴求的心态。当我看到一些好的设计会非常得爱惜,因为我们那看到一些好的东西其实不是太容易的,我的亲戚从台湾回来会带一些东西,这些东西对我来讲都是珍宝。所以也正是因为看到这些东西不那么容易,才会看得特别重要。”

10.1.jpg

做自己

Be myself 

“对于我来讲,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做自己,就是做我想做的东西,包括到任何一个环节,比如说从设计上,比如说从店铺的体验上,比如说从对客户的服务,这些方面我们都特别在意,就是我做的是一个整体的系统,不完全是抽离地看的,这个线条怎么样,这个木头怎么样,并不是这样的,而是一个完整的系统,一个体验的系统,一个生活方式的系统,包括我们的自媒体,他们在做上门的比如说梵几在家这样的采访,这个都是梵几,这个系统比较特别的地方。”


关注大自然

Care about the nature

“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,是关于对自然的关注,从梵几这个名字来讲,它就是带有一定的禅意,我们会关注于如何自然地生活,如何跟大自然和谐的这种理念,这个是我们一贯以来的很重要的点。”


家具的始与终

The process of making a piece of furniture

“每一个家具都不一样,它有很多种方式。有一些是根据需求来的,比如说因为我们缺一些东西。缺一个什么样的书架或者是什么样的柜子。还有的东西是积累的,比如说通过日常生活,通过旅游观察到自然以及生活各个方面逐步地积累而成。当我们要出新品的时候,就开始从其中提取一些灵感。

我们没有市场调研这个过程,对我们来讲市场调研实际上就是个人感受的过程,销售反馈客户特别需要什么,或者是我个人生活特别需要什么。梵几发布家具的时间并不是特别规律,我们一般会定制,我个人积累了一些设计需求,然后我们会把它整理出来之后开始设计。我下边的设计师团队,他们也开始去认领一些设计,分发下去之后汇集草图,然后开始逐步地去做研发。”“研发的过程要跑很多个厂家。有一些部分涉及到材质,有一些部门涉及到一些特殊的五金件,这些开发都是逐步进行的。沙发做出来要再做另外一个桌子,是完全不同的厂家。去厂里看过程多数都是由我带着助理去的,因为我要关注每一个细节的进展。当一个家具通过二次三次四次,甚至是六到八次的打样之后,我们决定可以封样。去厂里一开门看到实物那一瞬间是最兴奋的。当你在图纸上或者用3D的效果渲染出来的时候,都没有看到实体的这种感觉。大多数是惊喜。是这样!对了,这个跟我想的一样!比我想的好一些!”


家具的创新探索

Explore the innovation of the furniture

“我们只是在节点连接结构截取了中国传统结构当中的榫卯结构,梵几整体结构还是基于北欧家具延伸,结构多是整面的实木。所以,梵几并不是完全的西方,也不是完全的中国。布料跟金属是我们现在在研发的课题。

首先,从软包来讲,国际上的一些品牌,比如说欧洲的品牌,意大利的品牌,软包是他们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而日本家具实木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但实际上欧洲的家具舒适性更强,我会在一些跟人接触更多的家具上选择用软包的方式。所以这一块的研发是我们现在比较重要的一点。

金属不一定要用那么粗就可能完成一个结构。一个桌子要用实木去做最起码要用到4×4或者是更粗的一个结构做,它带来的限制比较大。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设计,它的线条特别细,用的是实木,但是实际上那些只是作秀用的,真正在生活中真有这样的东西极少,它很难走入家庭。

2017年新的系列就要发布了,有几把椅子是有软包的,从价格来讲是比以前更低,更容易接受的。以前梵几的圈椅需要3000块钱人民币,但是现在通过我改良结构之后,只需要2000左右。去年花了特别多精力去做这件事,这些椅子也是可以量产的。”


家具的定位

The position of fnji

“我们曾经尝试过去制作特别便宜的东西,很好入手,甚至组装的,板式包装的东西,但是没成功。就是因为里边很多东西,我们无法放弃,就是作为一个设计师或者是一个主体人,你没办法做一个决定到最后。因为最后你发现,当你设计或者制作这个东西的时候,你无法做那样的东西。梵几一定不是一个批量化,然后特别便宜,谁都能享受的家具品牌。但它也绝对不是意大利那种极其奢侈,少数人才能拥有的品牌。梵几一直都是一个中端品牌,从创品牌到现在一直没变,以后也是。

我个人到这个阶段,购物更喜欢一些平时不太容易买得下手,但是当到时机的时候要把它买下来,然后会很喜欢这个东西,要用要穿十几年,几十年,我觉得我的品牌也应该是这样的,它绝对不是唾手可得的。2000块钱的一把椅子在中国不是唾手可得的,你要买四张就八千了,快一万了,在以前的时候难以想象。

这种问题开始我觉得是我们的工价太高了,我们应该降低,但是我现在不这么想,一个好的东西就是需要这样去得到的。以前做梵几的时候,国内其实还没有这种定价的品牌,我们是比较早的,但你现在看,整个类似这样的家具价格定位也都是跟我们差不多,它说明了我们当时市场的定位是引领了潮流。


如何看待经典

The opinions of classical

“不管是家具还是汽车,还是其他一些工业设计都会在早期的时候有一些经典。原因是因为当时量少,另外媒体关注度跟各方面的关注度比较高,我认为近10年设计的最经典的椅子没有人知道,因为大家没看见。它获取关注的难度更大因为现在的量太多了。但是在我来讲,现在是有很多好的设计不断地出现。经典往往是需要几十年去验证,所以我并不认为现在设计不出来经典,而是这个事还没有验证出来。

我认为椅子对于家具设计师,就像服装设计师做走秀的衣服,是代表作品,会把所有自己领悟的集中的凝聚在这样的作品上的。椅子的设计难度为什么大?因为它的结构太简单,它就是一个四条腿一个面加一个靠背,历史上已经有了太多经典的组合,想突破难度确实很大。”